• >
主页 > www.664669.com >
www.664669.com
历史观 破冰行动——中国禁毒实录
发布日期:2019-08-06 16:03   来源:未知   阅读:

  300公里外的广东汕尾陆丰市,一条由数百辆警车组成的车龙正在夜色的掩护下,沿着一条狭窄的公路,向甲西镇最靠近海边的村庄——博社村进发。这是广东省警方有史以来最重大的一次禁毒行动——“雷霆扫毒”汕尾行动。主战场,就在陆丰市的博社村,被称为中国第一大毒村。

  博社村占地面积0.54平方公里,全村1700多户,14000多人,独立房屋2026间。村内建筑高度密集、格局凌乱、间隔狭窄,多为“亲吻楼”,全村没有门牌号。村内道路狭小不便,除两条贯通该村南北可行驶小汽车路段外,其余路段只能通行三轮车、摩托车。就是这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拥有和土制手雷的犯罪团伙使博社村成为了全国闻名的堡垒村。

  与此同时,190公里外的惠州市华斯顿国际酒店,11楼的一个房间中,一名曾经不可一世的中年男人,也被民警秘密抓捕。他的名字叫蔡东家,随着他被抓获,行动已成功一半。

  3小时后,由3000警力组成的109个抓捕小组,在防暴犬的陪伴下,突入博社村,并分散有序地向数十个重点目标展开突击。当太阳升起之时,这场震惊全国的行动,以大获全胜告终,一举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团伙,抓获成员182名,捣毁制毒场所77个和1个炸药制造窝点,缴获2925公斤、260公斤、制毒原料23吨、9支子弹62发。

  博社村是个独姓村,全村人都姓蔡,非常团结。现有的1.4万名村民,分属四个房头,而蔡东家所属的大房,在村子里人丁最旺,势力也最为强大,这些先天条件为他日后建立的“王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1996年开始,陆丰经历了制造的第一次疯狂时期,大批陆丰人靠制一夜暴富:1999年,陆丰第一次被国家禁毒委戴上“毒帽”,当地党委政府花大力气进行综合整治。所以到了2004年,陆丰的“毒帽”即被摘除。

  2006年,在村内颇具威望的蔡东家,胜利当选村支书,第二年,又被选为村委主任。2011年,蔡东家担任汕尾市陆丰市两级人大代表,更成为陆丰三甲地区显赫的头面人物,此时的蔡东家在博社村的个人权威,达到了顶峰。

  也正是2011年的前后,博社村在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的带动下,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直接参与制造,产量在整个陆丰高居榜首,而整个陆丰的产量又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其一举一动对全国乃至世界的价格都会产生影响。

  2019年的1月1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

  金三角原本是指由湄公河和湄塞河冲击出来的黄金三角洲,但在世界安全版图中、真正的金三角是一个包括了毒品的加工、生产、交易、贩卖的区域,这些地区大都在海拔上千米以上的山区,不仅非常适合种植罂粟,而且有几十支争取高度自治权的民族武装,独特的地理和政治环境让毒品种植和毒品买卖成为这些地方武装的重要财政来源。

  在20世纪50年代,逃入缅甸的军队开创了“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先例,他们收取鸦片税,武装押运毒品,取得的经费用来购买武器、弹药增强军事实力,成了后来金三角民族武装普遍的生存方式。在20世纪60到70年代,罗星汉曾被西方国家列为全球通缉的大毒枭,被人们称为金三角的鸦片始祖。

  1973年,缅甸军政府要解散自卫队,各个自卫队不愿意解除武装,又纷纷上山闹革命,罗星汉与1973年7月16日被泰国军队诱捕,同年8月2日被引渡回仰光,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罪名判处罗星汉死刑后改为无期徒刑,并于2013年7月死于仰光家中。

  罗星汉之后威震四海的毒品大王--坤沙则幸运许多,被缅军诱捕两年后他的总参谋长张苏泉指挥绑架了两名苏联医生要求交换坤沙,后来在泰国斡旋下,昆沙与1975年被放了出来,重回山林,1985年,由坤沙领导的掸邦联合军与掸邦革命军和掸邦军合并为蒙泰军,总部设在泰缅边界的贺蒙。

  1989年随着缅甸最大的武装缅共解体,蒙泰军独霸群雄,成为金三角军事实力最强大的民族武装,控制着金三角80%的毒品生产基地,总兵力达到2.5万人,但坤沙以严格治军著称,是唯一一个允许贩毒但严禁部下吸毒的毒枭。

  1993年12月坤沙公开宣布掸邦独立,自认总统和总司令,然而仅过三年掸邦共和国之梦很快破灭。1996年1月3日,四面楚歌的蒙泰军正式向缅甸军政府缴械,缅甸政府将坤沙与蒙泰军总参谋长张苏泉软禁在仰光,直到2007年10月27日坤沙病死于家中,享年74岁。

  坤沙的手下糯康,1996年年满27岁,正值“当打之年”,身强力壮野心勃勃,他收编了坤沙的一些旧部,所作所为比坤沙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不光制毒贩毒,绑架勒索,甚至贩卖人口,迅速成为缅泰老金三角地区不可小觑的武装团伙,善良百姓闻风丧胆。糯康非常不喜欢中国人。一,中国船只因为有政府撑腰,基本不给糯康集团交保护费。二,中国商人在金三角开办企业,帮助当地政府大力发展替代经济,引导当地农民不再种植罂粟,改种其它经济作物。这对糯康集团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所以,糯康决定要给中国人一点颜色看看。

  2011年10月5号中午,中国籍船只“华平号”和缅甸籍船只“玉兴8号”在湄公河流域被两艘不明身份的武装快艇劫持。10月5号下午,泰国军方在湄公河上,发现事发船只,警方遂示意货船停船接受检查。两艘货船并未停下,反而加速逃跑,之后军方与船上5名武装人员交火,武装人员中一名被击毙,其余人员逃离。泰国警方在船上共搜出八、九十万颗毒品麻黄素,价值约两千万人民币。两艘船上的船员去向不明。因为有目击者称,事发时,曾见到泰国军人在岸边朝着商船开枪。所以当地舆论曾一度认为这是泰国军人查缉毒品时与中国毒贩爆发了火拼。

  但是事发几天后,泰国警方先后从湄公河打捞起多具中国船员尸体,令人震惊的是,这些被当地媒体称为毒贩的人。均被双手铐住,头部缠满胶带,而且背部还有无数的枪眼。

  案发后第一时间,云南警方赶赴现场,获取了一段案发时用手机拍摄的泰国军方与所谓的中国毒贩枪战的视频资料。只见枪战时,中国货船停靠在岸边,而这些泰国军人一字排开,站在岸边射击,没有任何隐蔽。老挝金木棉特区安装在湄公河边的摄像头还拍下了“华平号”和“玉兴八号”出事前的一段画面,监控画面显示,出事货船曾被一些小型快艇劫持,而快艇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些黑衣人,这些快艇是什么来头?船上的黑衣人又是谁呢?

  随着案情的深入,更大的阴谋浮出水面。原来,势力范围主要在金三角地区的贩毒头目糯康,由于近些年被缅甸政府不断打压围剿,其生存贩毒空间不断受到压迫。他提出与泰国的军方合作,由他劫持中国商船放上毒品,然后让泰国警察来查处,相关人员可以获得嘉奖升职,而泰国军方将会在日后给予糯康贩毒集团更多的网开一面。

  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中老缅泰四国开展了湄公河联合 执法行动立即对糯康展开抓捕,但是抓捕过程并不顺利。因为糯康在其所在的大其力地区,“广得人心”。许多村庄都有他的眼线,好多次警察刚到村子,糯康就从小路逃跑了。但是随着糯康成员逐渐落网,尤其是二号人物桑康的被捕,糯康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终于,2012年4月25日,在老挝境内的一个小码头内抓到了刚刚上岸的糯康,同年5月被引渡至中国受审。

  糯康集团被摧毁意义不仅在于湄公河惨案的告破,也向外界展示了中国打击毒品犯罪的能力和决心,依据中老缅泰四国关于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

  2011年12月10号,首次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正式启动,四国执法船开始进入国际水域进行联合执法。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球每年因毒品滥用和毒品犯罪相关致死的人数以百万计算,已经成为了许多国家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的第三大死因。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很难预防,但是毒品的危害却可以预防,办法就一个,千万别沾毒品。